当前位置 :
毒药
 更新时间:2024-06-24 22:12:01

十年之前我来过这里旅游,十年之后的今天我故地重游。

毒药

我租了套钓具打算到码头去钓钓鱼,十年之前我在这里的码头遇到了一位朋友,说是朋友其实有点过了,不过是谈了一次印象比较深刻的对话的人而已。

“先生,你需要的东西都好了,请问还需要点别的什么吗?”渔具出租店里的伙计对我说。

“没有了,谢谢。”我拿起钓鱼装备往码头走去。远远的我就能看到有几个人在码头上垂钓了,只是不知道当年的那位‘朋友’是否也在?

夕阳渐下,把远处的天空和大海都染成了橙黄色,海风抚过掀起了浪拍打在沙滩上发出“呼唰、呼唰”的声音,岸边的船只在风中摇晃着,游人在沙滩上漫步,小孩在追逐打闹,情侣在交头私语。

我走到了码头上打开我的折凳坐下后准备开始钓鱼,这时我左边一个男子想要抽烟,但他忘记带点火工具了,于是他问我借,但我表示不抽烟所以没打火机,所以他只好问码头上的其他人借了。他借到火回坐位的时候我看向了他,他也看向了我,我们都向对方友好的一笑。他吸了口烟然后问我“大叔你是来渡假的?”

“嗯?”我把我的鱼饵抛到海里等待鱼儿的上钩,“你呢?”

“我?”男子一边收饵一边对我说“我在这里工作,下了班没事干就喜欢到这里钓一下鱼。”男了运气不错,刚下饵就有鱼上钩了,他一边把鱼钩从鱼嘴上拿下来一边对我说。男子再一次抛出钓饵“你以前来过这里吗?”“嗯,十年前来过,你每天都会来这里钓鱼吗?”

男子把嘴上的香烟拿在手里然后看向我说“也不是每天,不过一星期基本有3、4天。”

“那你认不认识……等一下”听男子这么说我觉得他应该认识戓见过我十年前的那位‘朋友’,但我又不知道怎么形容,于是我拿出随身携带记事本和笔凭着记忆画了幅肖像,我把记事本递给男子,问“你认不认识这个人?他也很喜欢到这里钓鱼的。”

男子拿着肖像看了看说“认识是认识,但不熟,聊过几句而已,他以前是经常来,但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

我接过男子递回来的记事本“那你知道他住哪里吗?”男子表示具体位置不清楚,只知道他住在哪个村子。

第二天上午我来到昨天男子所说的村子,我看到了几个小孩在一边玩耍,于是我拿着我昨天画的肖像上前询问“小朋友们,请问你们认识这个人吗?”

其实这样的问题一般应该找成年人询问才对的,因为我画的毕竟是他十年前的样子,孩子们就算认识也未必认得。正年谓十年人事几翻新,新老花旦别样红,再加上我也只是凭记忆所画,肯定有所偏差。但我还是先向孩子们询问,因为像我这样一个陌生人拿着画像到处询问某人的下落,成年人肯定会有疑问有介心,而且这里一条村子同姓,家家户户都沾亲带故的,所以成年人就算知道也未必会告诉我,但小孩子不同,他们没这样的顾虑。孩子们都湊了过来,十分认真的替我辩认着,但我心里其实并不抱太大的希望。这时候有个小女孩子举起手蹦蹦跳跳的说“我知道、我知道,爷爷我知道。”

“那你能告诉我他家在哪里吗?”

……

我站在他家门前,正准备敲门,但想了想又停住了,这个时候一般人应该都在工作吧,想到这于是我往回走,准备今晚再来拜访。傍晚时分,这海边小村落灯火通明,大家都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准备晚饭了,一路走来我能闻到各家各户从窗户飘来的饭菜香味。我再一次来到他家门前,“笃、笃、笃”我敲响了门。

“谁啊?”屋内传来询问回应我的敲门,但并没有开门。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过了十年了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你记得十年前你在海边码头上跟一位老人一起钓过鱼聊过天吗?那时候我跟你说趁着年轻你应该多学习点东西,努力点工作,你还记得吗?”

他打开门看着我,看着我这个已年过花甲,即次步入古稀之年的老人,他看着我似乎在回忆着。

我对他笑了笑,看着他我感觉这些年他应该过得挺苦的,他不过是刚过不惑之年,但已经两鬓斑白,脸上尽显沧桑,感觉已是五十多的老人了“你还记得我吗?”

他没有请我进去,可能他还没记起我是谁,或许已经记起但我们的关系还不到他请我进屋的地步,又或许他早已忘记我是谁了。我讲起了十年前我们共同在码头上垂钓的事。

“十年前我来这边渡假刚好在海边码头碰上你,记得那时候是黄昏时分,我还记得你说你基本上每天都会在那个时候去码头钓鱼。”

“是吗?”对于我的讲述他回应了一句,但没有再多讲。

我继续说“嗯,我就问你“你每天晚上这个时候就不用再工作了吗?”你就说“嗯,干嘛哪么累,像我这样每天结束工作后来到海边钓钓鱼,晚上再跟朋友们喝两杯或跟家人一起看电视娱乐一下,这样的生活多好”

我就说“你趁着年轻应多学习一下,努力点工作,到了晚年你就能过上我这样的生活。”

听了我的话你就笑问我应该怎么做,我说“首先你不应该每天都来码头钓鱼浪费时间,除非你的钓鱼技术能让你变得足够富有,不然你应该把这些时间用到工作上、用到学习上。”

你笑说:“这样做人多累啊。”

我就说:“但只是暂时而已,你努力应该存一笔钱,或多或少者应该要有,然后你可以用这笔钱投资,你可以在海边开家餐厅,或买条渔船,又或者投资到股票戓基金上。这时候你的学习过的东西就会有用武之地了。”

“那然后呢?”

“然后你的餐厅会有盈利,你的渔船会有渔获,你的股票或基金会上涨,那你就有了第一桶金了……”

“肯定会有的吗?”

“不是,但如果你不去工作、不去学习、不去努力那肯定没有,除非你走好运中了彩票。当你有了第一桶金那你就可以多开一家餐厅,你的餐厅会有更多的盈利,你可以再买一条渔船,你就会有更多的渔获,在资本市场上你会有更多的复利。”

“那再然后呢?”你问。

“那你就会比你现在有钱得多,你就可以把你的餐厅开成连锁餐厅,你的渔船就会变成渔业公司,然后你可以把公司上市,这样就可以快速获得更多的资金来扩张公司,公司的盈利会大幅增加,到时候你可以把公众股票全都赎回,也可以把自己的股份全都抛售,那时候你就会变得非常有钱。你就可以像我这样退休,戓每天工作几个小时,日落时候发发呆钓钓鱼,闲时跟朋友喝两杯戓打打球,日子可以过得十分休闲,也有很多时间陪在家人身边,可以看到孩子逐渐的成长,虽然我错过了儿子的成长过程,但我想孙子的成长我不会错过了”

听我说完你就笑着回答说“这不正是我现在所过的生活吗?每天工作几小时,下了班钓钓鱼发发呆,晚上跟朋友喝两杯,跟家人一起看电视,看着儿子成长,这不正我我现在的生活吗?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先放弃再拥有,这不是有直路不走走弯路吗?”

当时我还想跟你继续聊下去,但你儿子在远外朝你呼喊“爸爸,回家吃饭了。”你听到就急急忙忙的回家了……”说到这我刚好朝屋内看去,看到墙上贴满了一幅幅的奖状,于是我问到“你儿子应该读大学了吧?”

“嗯”他侧了侧身靠在门框上,他拿出烟递了一支给我,我表示不抽后他自己抽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的吐了出来,但他还是没邀请我进屋,不过他跟我说“是啊,孩子今年刚上大一,他学习成绩很好,考了所好学校,只是这个学费是件令人头疼的事,这个学期是搞定了,但下个学期的还没着落”说着他憨厚的笑了笑“呵呵,为什么我会对你说这些事,这不是刻意让人同情嘛,呵呵。”

“有什么困难吗?”

他再深吸一口香烟,灯光下是他吐出来的烟雾缭绕与他那张写满心事的脸“本来倒没什么的,一家人过得虽然不算富有,但也无忧,但是两年前我老婆患了肝癌,为了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所以现在孩子上学需要钱治病也需要钱,孩子说不上学把钱留给妈妈治病……”

“那你儿子挺孝顺的。”

“嗯”想起儿子他那满脸的愁容终于露出难得的一丝微笑“是啊,孩子是挺孝顺的,但我老婆她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病而耽误了孩子的前程,最后孩子说不过他妈妈只得听话的去上学了,但是这么一来我老婆的病就……”他突然停下了,他突然发现跟我这样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说这些不太合适就打着哈哈说“真是奇怪了,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奇妙的跟你说这些,不好意思,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就昨天去码头哪钓鱼突然想起,就打听打听你,没想到找到了,所以就打算来拜访,但……算了,我不打扰你了”我看到他太太正收拾桌准备开饭了,所以这不打算再跟他说些什么了。

我本来打算跟他完成十年前的谈话的,告诉他,十年前他所过的生活跟我说的有天壤之别,但我想现在他应该不用我说也明白了。我要再说那就是奚落了。

他也没留我,直接就关上门了,转身间我听到屋内传来他俩夫妻的对话。她“刚老张打电话说今晚仓库卸货哪里让你别迟到,你又去帮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家的货有多重,你自己的手你不知道吗?等一下受伤了怎么办……”

他“没事的,老张说了,这次的货很轻的,都是小件东西,不用担心。”

她“真的吗?”

他“真的真的,快吃饭吧,菜都凉了。”

准备走的我又停下了脚步,我想要是当年我把话说完可能今天他也不至于过得这么苦。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ip1138.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ip1138.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3